網頁版連結: https://cxc.today/store/philostraw/work/22589/reader/158287 --- Chapter28 請勿隨意餵食巧克力 怨靈該如何消解? 或請身具法力之士,直接除之。 或以奉祀祈願之力,以人心暖陽,化冰雪消融。 ──又或者是,完成其執念之事,除業解怨。 「簡單來說,如果能溝通的話我們就談一談,看有沒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如果這樣還不夠 的話再建個廟宇神社溝通地脈鎮壓兼祭祀,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不想談那就直接開打, 打完之後除不乾淨就建個廟蓋個神社溝通地脈鎮個上百上千年……能保持意識並且願意溝 通的並不多,所以獲得更好的待遇也是理所當然的。」一条夏子順手拿起一盒巧克力,拾 起一片放進嘴裡後再捏起一片,下意識地猶如鬥獸投餵一般向著縮在角落的白衣女子丟擲 。 她這動作雖然突然,但白衣女子卻不敢輕忽,踩著瞬步,以積極向上的正面心態一邊抖動 著一邊張嘴含入那片巧克力。 看到對方那拼命晃動的模樣一条夏子才反應過來,小臉微紅,連忙將整盒巧克力推往白衣 女子身前。 做些小東西帶在身上餵養那些親近自己的野貓野狗這個老習慣曾經被孫子狠狠吐槽教訓了 一頓,平常待在家裡卻還是死性不改,言師古也不嫌棄,常常寫著東西敲打著鍵盤天外飛 來一物他便張口咀嚼起來;這小女娃雖然算是自己的分靈體,卻不能當作孫子一般賤養。 白衣女子像是讀懂了她的肢體暗示,又或是那份夾心巧克力過於甘美令人拜服,於是她乖 巧聽話地伸出手,也不敢提問,隨機挑揀了一塊放入嘴裡,甘納許恰到好處的迷人甜度頓 時在嘴裡滿溢,她輕輕一咬,淡淡的酒香流淌而出,嗜甜又嗜酒的白玉欣立刻就愛上了這 樣成熟的大人風味。 嘴裡威士忌與巧克力的淡雅香氣尚順著唾液調和,她卻忍不住將視線偷偷往那盒巧克力看 去,餘下的幾片儘管形狀相似,表層的花紋卻各有不同,以主上那精細執著的個性推測大 概每種口味都不一樣…… 她正想著是不是應該再拿一顆試試,就聽到那威嚴大氣的聲音在上頭說道:「妳就吃吧, 這佇古礼糖……這巧克力在當年可是個稀罕的事物,我好奇那苦甜之間風味該如何拿捏, 誰知道百年過去這小巧物事卻精緻精巧不少,這些口味的搭配也不確定能不能合他胃口, 妳全都吃了再告訴我感想也好,冰箱還放著許多。」 白玉欣本是大家閨秀,巧克力這等事物在她生前也嚐了不少──但這幾年甜點圈對於風味 的追求和工藝的提升可說是喪心病狂,各種組合互相迸發.早已遠超她當年記憶中的水準 。 還能吃到這樣的味道,真好。 像是看出白玉欣的微微窘迫,一条夏子便趁著她微微低頭時繼續開展話題:「說起來,我 那孫子也算是誤打誤撞……以他現在的實力本該是被妳當場了結的命,誰知道他一頓花言 巧語就讓妳怨氣消了大半,之後更是用那……嘖,用那物事作為封印物,暫時解除了賦予 在妳身上的『概念』。」 ──言師古在暈倒之前那句五行生剋是有道理的,雖然並非傳統上的屬性變化相生相剋之 道,但卻是從根本上解除了怪談的屬性,以口球猿轡施加封印,「裂嘴女」招牌的那張大 嘴無法張開,這等同於釜底抽薪,抽調的概念無法顯化也就無法繼續扮演,自然變回一般 的怨靈。 儘管這算是誤打誤撞的解答,一条夏子卻十分不解地問道:「話說回來,妳好歹也是我的 『右手』,即使靈魂被一分為二也不該如此孱弱才對。雖然剛開始必須遵循著規則,但之 後放開手腳應該可以立刻解決戰鬥才對,看起來也不像是有放水的樣子啊。」 她這問責的口氣一出,白玉欣朝著最後一片巧克力的手頓時一停,接下來便是滿口委屈地 說道:「主上……您是不知道啊,這幾年我過得太命苦了。剛甦醒時尚且懵懵懂懂,等摸 清楚規律知道自己要如何蒐集怨氣之後那疫情就這麼突如其來地持續了好些年頭,這裡人 本就稀少,疫情時更是找不到幾個目標可以下手;疫情之後更慘,雖然慢慢湧現人流,可 大家都已經習慣『口罩』的存在,遠遠瞥上一眼也不停頓,禮貌性點個頭就把我視為無物 ……」 一条夏子頓時了然。 她知道疫情這件事,卻沒有查找翻看當時的影像資料……所謂怪談與傳說,總是要讓人察 覺到與平時不同的詭異之處才有開展的機會,再加上這幾年移風易俗,白玉欣那突兀的打 扮在偶爾經過的行人眼中或許也只是一句「天啊,妳真高!」接著便繼續盯著自己的手機 看。 「主上,科技冷漠啊!主上,口罩已經是常備道具了啊!」她一邊哭訴,一邊悄悄地將最 後一片巧克力投入嘴中,淺淺的醬油風味初入口有些意外,慢慢融在嘴裡之後卻又是另一 種鹹甜交錯的在地風情。 分析得很好,如果不要假哭不要偷舔嘴唇的話我就相信了。 這當中必然還有隱情。 當年那人指使將她肢解分食可不僅僅是為了增加她生前的仇怨,更是知道一条夏子這等天 資卓越的陰陽師死後還能大作文章……雖然不清楚對方遭遇了什麼,至今尚未跨海來取, 但分靈自帶的怨氣可是早已落地,待到天崩地裂之時和冤死之人相合,為妖為孽,或許不 用幾年就又是一個全新的都市傳說。日後五道分靈齊聚重定五行勘定陰陽,指不定又是另 一個菅原道真公。 她不認為對方已死──對賀氏那樣的人來說當初走這步棋必然有其深意,即使理論上歲數 已盡也不代表事情完結。 言家人固然可恨,但百年下來也只餘言師古這支獨苗,沒必要再恨下去;相比之下,那背 後計算的傢伙才是真正大敵。 若是師古自己不爭氣死了那便死了個乾淨也好。 可他如果僥倖得以身免,難道不應該給點獎勵? 或是時運所致,白玉欣並未沾上多少殺業──至少這個半生魂沒有,讓她不用花上太多的 力氣「清洗」。那麼,給自己的孫子找個狂戰士放在前排也挺好的,或許那兩個混宮廟的 小傢伙日後也能成為助力,但外人哪有自家人放心? 她看向白玉欣,對方也恰巧回望著她,一臉肅容說道: 「主上,可還有那佇古礼糖?」 她表情太過認真且理所當然,讓一条夏子下意識跟著點頭,直到身體依著平日的習慣從冰 箱裡拿出冷藏的巧克力才發現不對勁。 ──這到底是給言師古找了個盾牌,還是又多了個需要餵食的孫女? --- 下一章是正常和色色的1+1更新,因為是十八禁所以會直接放在CxC那邊。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e-appliance.tw), 來自: 114.25.34.12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e-appliance.tw/marvel/M.1718884702.A.315
guice: 推 06/21 09:35
suruo: 想吃巧克力QQ 06/21 09:38
puuqo: 推 06/21 10:53
alibodawahah: 推~ 06/21 11:25
IBERIC: 推 06/21 16:09
SaberTheBest: 真香 06/22 13:57
BabyNinja: 推 06/22 15:04
BabyNinja: 等下集 06/22 15:04